2015年8月24日

我看印度博士生的指控:大學教授需要學習實務管理

網路上流傳著一封從印度交大讀研究所的學生寫給交大的信,指控某教授四項罪名並決定退學。我在 Facebook 這頁找到號稱是原信的內容。我不認識那位學生、教授,也和交大沒有任何關係,只想聊聊我對那些指控的想法。

1. 無學術倫理(原文是 No Research Ethics)

指控:教授讓新進博士生完成前碩士生未完之研究,但又不計入博士畢業之所需。

評論:視工作量和學術價值有多大,這聽起來像是新進博士的 "Starter project",一方面把未完成的題目做完,一方面新生訓練,讓他熟悉實驗室的設備和工作流程。博士生自己的畢業論文題目和 starter project 的題目未必有學術上的相關性,本來就不一定能計入。除非工作量大到需要超過半年九個月,我認為是沒問題的。

在我現在的工作,每個新人也都要花三五個月做完一個 starter project 好熟悉整個環境,之後才做產品。Starter project 的時程壓力低,對產品的重要性也不會太高,讓新人有餘裕上手,但一個重點是:讓新人明白這是個 starter project,和未來真刀真槍要做的 project 不一定有直接關連。或許教授一開始沒和新博士生說清楚。

2. 心理搔擾(原文是 Mental Harassment)

指控 (a):教授來信中用了影響心情的用語,嚴重到要去心理諮詢。

評論:這也太嚴重,可能是文化差異造成的。我們的小學已經不實施打罵教育了,但大學實驗室裡是否就沒有責罵式的教導?英文大概不是師或生的母語,難免有理解上的誤差。尤其當研究生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時,教授有沒有自覺,文化背景加上語言障礙,可以造成巨大的溝通鴻溝?

指控 (b):教授說:「你是來工作的,不是來觀光的。不該把時間花在旅遊或其他事務上。」

評論:教授這也太苛刻。教授自己也是留學生畢業的,將心比心,當初留學時真的都沒有出去走走看看、調適心情?我在中研院物理所的前輩簡來成研究員在我去美國作博士題目之前送了我十個字,說去美國就是要「遊大山大水、聽名人演講。」我自己很慚愧辜負了他的期望,基本上,教授只管研究生的研究工作,不該干涉他在實驗室之外去了哪裡做了什麼。博士生也是二十好幾歲的成人了,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指控 (c):教授說:「應該用奶粉泡奶茶,你們有錢買統一牛奶,那我就不必給你們財務支援了。」

評論:我覺得這是玩笑話,除非教授後來真的把財務支援取消,那就太過份了。但從印度研究生的反應來看,他把這句話當真了。言者或許無心,聽者絕對有意,尤其是老師對學生。這是教授們要有警覺的事。

指控 (d):教授在實驗室會議中汙辱學生、而非指導學生,造成士氣低落。

評論:這在學界中恐怕不是個案。以我之前的經驗,實驗室週會就是了解研究生進度,研究生遇到問題,教授會當場指示下一步。如果大家都就事論事,而且讓每個新人了解教授的評論是針對學術工作、不是個人(英文的說法:this is business, not personal),這就沒有問題。但我也聽說過會在週會公開指責學生的教授,這就越界了。

如果教授發現某位研究生卡關,該做的事是在週會之外另約閉門的一對一時間,詳細了解他的問題(也許家裡出了事?也許失戀了?也許碰到不擅長的事?),一起擬定解決問題的方法和計劃。週會不是 get personal 的時候。

3. 財務搔擾(原文是 Financial Harassment)

細節不是很清楚,該印度生也說他是聽來的,我就不著墨了。

但最後一句很有殺傷力,「教授說『你給我分子(結果)我才會給你財務支援。』」這如果是真的,恐怕有違法之虞,交大應該調查該教授是否苛扣研究生薪水。

4. 種族歧視(原文是 Racism)

指控 (a):教授說「印度人是廉價勞工」、「印度人是為錢而來,不是為了研究」。

評論:這種觀念最好是不要有,就算有,話只能放在心裡,怎麼可以講出來?教授當初留學美國時,實驗室的老闆教授會說「臺灣人是廉價勞工」嗎?

指控 (b):教授分化印度研究生和臺灣研究生。

評論:聽起來這位教授好像很精通內鬥,這我只說一句,在創新研究場域,內鬥不是激發潛能的最佳手段。業界中血淋淋的例子所在多有。

指控 (c):教授把研究生當奴隸。

評論:這個話題最近很多人談,不是個案,一時聊不完,我就不講了,但把研究生或公司的下屬當奴隸都是不對的。


總結

我從這封信看到的問題:
  1. 教授沒體會到溝通障礙的存在,或是知道但沒花力氣去除障礙。
  2. 教授沒把對研究生的期望交代清楚,研究生有不切實際的期望。
  3. 教授干涉學生的私人生活。
  4. 教授不知道下位者很可能把上位者的玩笑話當真。
  5. 教授有種族歧視。
  6. 教授沒用互相尊重的方法激勵研究生。
我相信這只是冰山的一角,還有其他問題。

這裡牽涉到的觀念和技巧,我之前在學界時的確沒人教,都是看指導教授的身教。大學教授是研究生的老闆,真的該學習如何當老闆,也就是管理學。大學該把實務管理列入教授的必修課,學習如何管理研究生,什麼可做可說、什麼不可做不可說,讓研究生有尊嚴、有動力地學習和研究。

9 則留言 :

  1. 沒提到那個怕弄丟所以幫學生收起簽證的問題(據免洗帳號出來澄清的說法),其他打罵就算了常遇到,但是光這點我就覺得老師很有問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工作簽證和學校給的獎學金無關 外籍生要領國科會的錢 需要辦工作簽證 外籍生因為辦理工作簽證的時間長 沒有領到國科會的錢 就以為工作簽證被指導教授藏起來 這實在是無端的指控 我覺得要澄清此點 直接打電話到系辦就可以知道 "工作簽證"的用途了

      刪除
  2. 從原文我不太確定那是他的親身經歷還是聽來的,所以就沒評論了。但你說得沒錯,「代為保管」留學生的 work permit 就有問題了,如果保管到當事人不能隨需隨取,那不叫代管,叫扣留。

    回覆刪除
  3. 「教授說『你給我分子(結果)我才會給你財務支援。=> 這是業界的方法 基本上會有 "本薪" 印度生說的這個部分是屬於 "紅利" 的部分 這是理工科系的日常工作型態 也就是 "看表現" 而不是一視同仁 給相同的薪資

    認真 努力的人領多一些 到處旅遊觀光的領少一些

    回覆刪除
  4. 教授說「印度人是廉價勞工」 => 這句話應該是該印度人自已認為的 他因為每月領兩萬 但有人領兩萬八 所以自已覺得 "cheap"

    再來沒有一個留美的教授會說這種話 因為在美國有關"種族"的玩笑話都是很敏感的 如果有種族歧視 應該不會有那麼多印度人去該實驗室擔任博士生 和博士後研究的

    回覆刪除
  5. 教授說:「你是來工作的,不是來觀光的。不該把時間花在旅遊或其他事務上。」=> 他這個意思是 據我交大的朋友告訴我: 交大每半年就會審核外籍菸酒生的學業與研究表現一次 一不小心就會被淘汰出去 這位印度人就是學業成績不佳 加上資格考作弊 被交大 "當" 出去 指導教授不願幫他出學費 (大約 七萬元 外國人沒有繳歲 比較貴) 因而懷恨在心!

    回覆刪除
  6. 教授來信中用了影響心情的用語,嚴重到要去心理諮詢。 => 據我交大的同事告知 這個印度人 有一個月都沒來實驗室 教授寫信去問一下 怎麼啦? 這樣就造成 "騷擾" 了 干擾了其個人生活 需要心理治療 這樣的媽寶 應該也是無法面對一點點的失敗 而不斷怪罪於他人

    回覆刪除
  7. 難怪很多人都說:看不起老師,一副自以為是的態度

    回覆刪除
  8. 老實說印度人說的話真的是聽聽就好 有跟印度人打過交道的應該都不難理解 如果他說的屬實,怎麼不在一開始就詢各種管道申訴、檢舉? 反正都有放棄學位的覺悟了 (其實是被交大要求離開),時間也都花下去了 (每個月都有領到兩萬) 怎麼會等到自己都QUIT了(他是不想離開 但是被交大當掉),才來一記回馬槍PO這種話? 另外他的控訴大多都是因文化不同的主觀認定,文化上的不適應,更與113無關 哪個學校meeting不用被電 (其實他是連碩士班的工作都無法重複 才被老師說了幾句), ? 不用為了研究經費而作一些稍微偏離畢業主題的雜活? 畢業標準又豈是有一兩個研究就可以拿來喊價的? 且研究計劃中的研究助理就是工作,在工作場所吃吃喝喝被念 還是進度不夠假日還去遊山玩水被念,本來就是很普遍也很正常的事 這跟台灣學生比較刻苦耐勞的學術文化有關,因為台灣是後進國家 不用這種態度苦苦追趕,還想跟先進國家並駕齊驅,可能嗎? 總之適應不良,各人有各人的苦衷 給一些有建設性的良性建議ok,但先閃人再放這種射後不理的話 (其實是都領完五年五百億之後 確定都入袋之後 飛回印度 再來靠北),可信度就低很多 反正人都閃了,也不用出來對質,話都隨他說 真有什麼腐敗內幕早不爆晚不爆,人都跑了才來爆,誰信?

    回覆刪除